畢竟80後人群也曾經歷過如今90後的一些境況﹐以後的00後也有可能會面臨同樣的情況

2019-07-16 人才队伍

屋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90後將房產作為財富追求目標﹖年輕人別讓炒房意識困住 中心觀點﹕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專欄作者周成洋認為﹐將房產作為首要的財富追求目標﹐潛意識裡仍然是在過度放大屋子的商品屬性﹐而年輕人构成這種意識﹐原因更多地還在於當下的社會現狀,因此﹐國家今後還要進一步加強對樓市的調控﹐要在一些典范城市實現樓市的偏颇降溫﹐堅決遏制各類炒房行為﹐堅決遏制房價的非感性上漲,近些年來﹐高房價已經成為國內民眾心理上的一個“魔咒”﹐人們广泛認為房價不會降﹐且仍然存在上漲的空間﹐加之此前的一些調控政策成效並不幻想﹐更進一步堅定了人們對“高房價”的預期, 匯豐最新發佈的《中國大眾饶富人群財富治理白皮書》顯示﹐多數90後依然把房產作為其首要的財富追求目標﹐佔比達62%﹐明顯高出其他年齡組(80後﹑70後﹑60後人群)選擇房產的比例﹐而其他三個年齡組更重视在身體安康的基礎上進而追求其他的物質跟 家庭財富,畢竟80後人群也曾經歷過如今90後的一些境況﹐以後的00後也有可能會面臨同樣的情況, 必須強調﹐青年的選擇反响了社會的广泛價值觀念﹐而且將影響未來社會的發展, 資料圖﹕在建樓盤,將房產作為首要的財富追求目標﹐潛意識裡仍然是在過度放大屋子的商品屬性﹐而年輕人构成這種意識﹐原因更多地還在於當下的社會現狀,另外﹐年輕人相對存在冒險精神﹐比起較長周期的投資﹐房產這種短時期內高增值的投資標的更具吸引力, 有人根據這樣一則報道﹐作出了“90後把房產作為首要財富追求目標”的解讀﹐這合乎一些既定現實﹐但也不完全正確, 我們能够看到﹐當今年輕人广泛具备焦慮情緒﹐因為現有的收入在滿足生活支出後很難再有更多的消費, 我們需要警醒是﹐雖然年輕人將房產作為首要的財富追求目標自身並無問題﹐然而當大多數年輕人都做出類似選擇時﹐卻恰恰說明這個市場是具备問題的﹐這反响出一種畸形的市場心理﹐也說明了目前國內樓市調控的必要性跟 艱巨性。

因此﹐國家今後還要進一步加強對樓市的調控﹐要在一些典范城市實現樓市的偏颇降溫﹐堅決遏制各類炒房行為﹐堅決遏制房價的非感性上漲。

因此﹐無論是否同屬一個年齡層﹐关于待各自的財富追求目標時﹐不妨少些群體化標籤﹐而多剖析問題的關鍵,這說明﹐財富追求目標可能會變化﹐但變化的前提必然是社會大環境或個人小環境先發生了變化﹐否則﹐在其他年齡群體裡就不會同樣具备把房產作為首要財富追求目標的人了,再考慮到激烈的競爭環境﹑較淺的工作閱歷﹐以及未來生活規劃的不確定性﹐年輕人往往傾向于將心理壓力轉化為對穩定的財富資產的渴求。

(共青團十八大代表﹐江西省青聯九屆﹑十屆委員﹐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專欄作者周成洋) [責任編輯:張璋] ,。